首页 > 文章内容

与华为合作,被俄罗斯买下的Aurora OS是个什么来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五矩研究社(ID:kejiwuju),作者:宅石头,本文首发腾讯科技,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2019年是5G元年,但这个新浪潮的起点下,随着谷歌对华为手机终止服务的事件发酵,以及万物互联新时代的开启,中国有了鸿蒙,韩国做过Tizen而素来以战斗民族著称的俄罗斯,近期也开始通过布局5G,推出了自己的操作系统Aurora OS。

虽然在福布斯今年6月13日的报道中,Aurora OS曾被视为华为鸿蒙的另一个“备胎”计划,但五矩研究社通过梳理华为鸿蒙的传闻和Aurora OS今天已经在俄罗斯市场拥有800万受众的近况后,初步猜测:

战斗民族正在通过和华为合作推出自己的独立系统,而这个系统的故事、起源和真相,就埋藏在曾经诺基亚战败的十年消亡历史中。

作为战斗民族的系统故事,Aurora OS的最初消息来源于俄罗斯的寡头Grigory Berezkin,只是这个连谷歌都未曾收入的神秘老板并不是今天的主角。

因为Aurora OS与俄罗斯结缘的所有的不堪、起伏和并购,都要从开发了Aurora OS系统的公司——诺基亚的备胎系统团队Jolla的挣扎开始。

2009年是全球手机巨头诺基亚的生死元年,据第三方数据统计机构Gartner的报告显示:塞班OS作为诺基亚手机的核心优势,其系统的市场占有率,已经从2006年的73%,下降至2009年46.9%。

造成塞班系统滑落的原因有很多,一方面据五矩研究社采访的一个应用程序开发人员介绍:塞班系统的开发引擎并不好用,学习成本很高且容易出现Bug。

为此他曾举例说:如果我想写一个预测明天天气的软件,塞班上要写10亿行代码,而一个新的引擎可能只需要10万行。更多的代码意味着更多的不确定性,所以在他看来,塞班从诞生之初,就并不是一个好系统。

2009年,除了塞班系统的自身原因,2007年6月29日,横空出世首款触摸屏手机苹果iPhone,以及2007年11月5日,谷歌基于Linux平台研发的开源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都是压死塞班和诺基亚市场的重要“稻草”。

面对系统危机,诺基亚也并非没有自己的“备胎”计划。

比如早在2005年,诺基亚就曾创建过一个名为 OS2005 的新Linux操作系统,该系统曾被搭载在诺基亚770的平板电脑上。

但可惜的是,该系统并未成为诺基亚的主要自研项目,而是作为塞班的备胎存在。

2008年6月,Symbian系统被诺基亚全资收购,但面对塞班市场的下滑趋势,诺基亚重启了OS2005 这一备胎计划,并将该系统改造成为适合触屏手机而设计的新系统Maemo。

2009年9月,诺基亚在诺基亚大会上发布了第一款基于Maemo平台的智能手机——诺基亚N900。

2009年,尽管诺基亚将Maemo系统的押注直接用在了自身的旗舰机型上,但作为一个比IOS和安卓诞生晚了2年的新系统,Maemo的发布并未成为诺基亚在手机市场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

2010年,日渐消瘦的诺基亚决定与英特尔进行合作,并将自己前期研发的系统Maemo项目与英特尔的Moblin项目进行合并,共同开发名为MeeGo的操作系统。

但稀缺的应用以及英特尔的向微软的转身,让诺基亚第二年,就被迫转投到了英特尔和微软的WP阵营。

2011年6月,诺基亚推出首款基于MeeGo的智能手机——诺基亚N9。作为和微软转身前的绝唱,N9也成了MeeGo系统以及诺基亚时代粉丝们的最深记忆。

不久后,诺基亚宣布与微软合作发展Windows Phone,MeeGo系统被打入冷宫。

眼看着自己的金主抛弃了自己,MeeGo的研发团队便在2011年10月组建了名为Jolla的公司自立门户。

据公开资料显示:当时,诺基亚为了让MeeGo的研发团队员工离开公司,还给每个自愿离开的人发放了25,000欧元的额外资金。

事后,Jolla 的CEO Jussi Hurmola曾回忆说:“从2011年2月之后,我们目睹了发生的一切,诺基亚开始了新的战略。更新的系统团队开始替代我们,而我们决定坚守这个系统的未来。”

虽然诺基亚支持老员工离职“创业”,但诺基亚并未向Jolla授予任何专利,所以,Jolla自立后全部使用使用已经公开的代码进行重新堆栈,并由此创建了一套继承自MeeGo的全新移动系统Sailfish OS。

2012年6月23日,诺基亚宣布了对塞班和MeeGo部门的裁员,至此MeeGo部门员工全部离职,而MeeGo部门离职员工后来大部分加入了Jolla。

只是,被遗弃的孤儿从来都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每天都生活在饿肚子的生死边缘。

从不被人重视,甚至无视其存在,也正是这样的背景,为俄罗斯的入局创造了基础。

俄罗斯的布局

2011年以后的移动操作市场战局,大概,对于安卓发家史稍有经历的人都不难理解后面的故事发展。

Sailfish OS作为诺基亚的遗孤和弃婴,即没有得到诺基亚的照顾,也没有从安卓以及苹果的厮杀中讨得好处。

2012年,随着安卓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操作市场,Sailfish OS的名字一直隐藏在Other里面,并被雪藏至今。

事实上,在早年期间Jolla曾试图打开中国的移动操作市场,并和当时的小米和魅族做过接触。

据Jolla当时的负责人介绍:“小米和魅族在中国市场以及全球市场成为了新的玩家,创建了受欢迎的新品牌。Jolla也把它们的成功视作是一个我们在中国市场寻求机会的积极的信号。但它们都选用了Android系统,很多厂商都在基于Android系统开发自己的UI,那是一个追随者的游戏,而Jolla不想复制它们。”

2013年9月17日,为了向用户妥协,Sailfish OS在新的版本更新中内置了一套可以运行安卓APP的虚拟机程序,Sailfish OS开始兼容安卓。

2015年,中国一家电脑制造商曾和Jolla联合研制了一批Sailfish OS的平板电脑,但该计划最终在7月以失败结束。

2015年7月7日,在与中国制造商合作交付Jolla平板电脑失败后,Jolla宣布将把其硬件业务分拆给一家全新的公司,开始通过变卖资产来求取生存的机会。

2015年11月,由于投资者融资推迟导致财务问题,Jolla又解雇一半员工。

面对接连不断的打击,2015年时,这家荷兰的系统开发公司已经开始面临生死存亡的严峻问题,而就在此时,俄罗斯的资本寡头Grigory Berezkin带着巨额现金,一举拿下了Jolla公司的大部分股权。

据国外媒体猜测,Grigory Berezkin的入场和2013年斯诺登曝光的棱镜计划有关。

2013年6月6日,据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联邦调查局(FBI)于2007年启动了一个代号为“棱镜”的秘密监控项目 。

在该项目计划中,美国政府可以直接进入微软、雅虎、谷歌和苹果等公司的中心服务器挖掘数据、收集情报,而谷歌的安卓和苹果IOS正是全球最火的两大移动操作系统。

所以,在美国棱镜门发酵后,俄罗斯一直在为自己的网络安全问题担忧,希望可以自研移动操作系统来加强隐私保护,但俄罗斯作为一个工业国家,缺少互联网基因的人才现状一直制约着这一目标的执行。

直到,2015年这位俄罗斯的神秘资本寡头Grigory Berezkin发现了正在死亡边缘的Jolla公司。

2015年,在Grigory Berezkin收入Jolla公司后,双方并没有立即公开,而是直到2018年,由俄罗斯公司Rostelecom再次买入Sailfish OS 75%的开放式移动平台后,Sailfish OS才正式公开更名Aurora OS以“合法身份”站队了俄罗斯。

事实上,这只是一个左手到右手的把戏,简单来说:俄罗斯资本寡头Grigory Berezkin拥有Jolla公司的大部分股份,而俄罗斯通信公司Rostelecom则从资本寡头Grigory Berezkin的Jolla公司手中,买走了Jolla关于Sailfish OS的75%的所有权。

所以,早在2015年资本寡头Grigory Berezkin买下Jolla公司时,Sailfish OS就已经属于了俄罗斯。

而在2015年到2018年之间,Jolla为Sailfish OS做的最大改变,就是去掉了安卓的兼容层,而主攻安全方向。

这样的变动背后,与之前国外媒体猜测的俄罗斯信息安全目的相符。

只是,缺少应用生态和芯片等硬件生态的Sailfish OS,直到与华为合作时方才重新出现在了世界媒体的聚光灯下。

Aurora OS与华为的共鸣

2019年6月13日,美国知名杂志福布斯发文称:华为正在测试俄罗斯的移动操作系统Aurora OS,来代替安卓的可能性。

这是Aurora OS第一次与华为共同出现在一篇新闻中。

据该文章报道:华为将和俄罗斯的通信公司Rostelecom进行深度合作,以帮助Aurora OS建立一套完整的生态体系,包括软件和硬件方面的核心合作,比如引擎的搭建、芯片设计、人才培养和技术交流等等。

据五矩研究社反复阅读这篇文章后总结:

1、福布斯并未声称华为将会使用Aurora OS作为主力系统,该系统很可能只是为俄罗斯自身市场所打造,并由销往俄罗斯的华为手机进行搭载使用。

2、福布斯提出了关于美国的担忧,因为俄罗斯拥有更高精度的制造业基础,而中国拥有更完整的互联网生态,所以华为和俄罗斯的通信公司Rostelecom进行深度合作背后,可能会形成一套独立于美国之外的系统生态。

3、福布斯对这种离开美国企业的互联网生态表示了担忧,并认为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事实上,根据国内对华为鸿蒙的爆料消息来看,鸿蒙是针对5G物联网时代所做的新系统。

其中,鸿蒙系统基于微内核设计,与安卓的宏内核差异很大,且因为新系统采用了升级版的方舟编译器,所以性能将比原生安卓的ART编译器提升60%。

而俄罗斯Aurora OS的本质,依然是一款为了替代安卓,并寄希望于加强俄罗斯信息安全的操作系统。尤其在Aurora OS剥离安卓兼容层以后,目前更是与华为鸿蒙依然服务全球所有手机客户的目标相去甚远。

所以,从华为2012年布局鸿蒙OS至今,Aurora OS更像是鸿蒙自研系统之外的合作方案,而非替代方案。

英特尔与诺基亚往事

在上世纪90年代,世界上诞生了今天最常用的两种指令集,一种是英特尔的复杂指令集,另一种则是ARM代表的简单指令集。

在PC的蛮荒时代,因为复杂指令集具有更好的兼容性,所以两大阵营的对比让复杂指令集对精简指令集的游戏是完全碾压的状态。

但2006年,随着移动处理器市场的爆发趋势,复杂指令集因为更高的耗电短板,而败给了ARM的简单指令集。

让复杂指令集溃败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时的英特尔正在忙着比抓住移动芯片趋势更加重要的事情,甚至因此出售了当时准备押注移动芯片市场的XScale处理器业务。

2006年到2010年,AMD开发了64位处理器,在PC市场的复杂指令集芯片上成功逆袭了英特尔。

看着AMD市场占有率大幅上升,英特尔为了稳住投资人的信心,进行了大规模的自我整顿。包括换了新的CEO以及进行了大规模裁员。

随着大幅整改的落实,虽然英特尔最终在2011年重回PC市场的霸主宝座,但却也因此完美错过了移动市场的业务。

于是,在2011年英特尔为了回归移动市场,先是联合诺基亚搞了MeeGo,随后支持自己的老大哥微软的WP后,还在2012年和三星做了一个Tizen OS。

对于诺基亚和三星来说,MeeGo OS和Tizen OS是救命稻草,但对英特尔而言却都只是非战略性的试错“实验”,换个词来说就是备胎。

其中,MeeGo OS和Tizen OS二者的命运,从两家公司的绑定中都走向了小众和失败。

如果MeeGo OS的失败归结于诺基亚的衰落的话,那今天强如三星的押注,Tizen OS也依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系统,便足以说明英特尔在扶持“备胎”上的不走心。

事实上,面对MeeGo OS今天变身俄罗斯Aurora OS的命运,MeeGo OS的一名开发者曾公开发言称:“尽管MeeGo OS并没有成为一个全球系统,但至少它找到了自己应有的家”。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责任编辑:

相关推荐

夏天这3个时间别让孩子喝水,易积食还不利于脾胃,别再做错了!
《女神异闻录5 皇家版》将有多结局 总游戏时长与P5相近
三年内暴涨50%后又重挫10% 市场究竟隐藏什么玄机
北京地铁五棵松站首设第三卫生间 内设婴儿护理台
战阿森纳中场克洛普鼓励队员:胜利之匙是……
转让宽带用户 鹏博士“割肉”谋转型
北京清理13家“三不管”违法排污企业
台风“白鹿”停止编号 广东结束防风应急响应
这只黑天鹅蓄势待发 买黄金避险方为上策?
立案“零距离” 北上广三地跨域立案成功打通
特朗普:明年“肯定”会邀请普京出席G7峰会
58同城调整副总裁 互联网企业缩编
新“雁阵”引领开放新格局 聚焦自贸试验区再扩围
苹果搁置了无线技术项目Walkie-Talkie
英首相:已警告欧方或得不到“分手费” 协议脱欧几率正上升
药品管理法12月1日正式实施 三大变化关系到每个人
伊朗总统释放信号:若能确保伊方利益 会与特朗普见面
拜仁官方:博阿滕病愈恢复训练
英首相游泳后发现脱欧“秘诀”?英媒曝约翰逊惊人言论
惠誉预计2019年美国新建住宅销售将增长2%以上
香港警方:暴力再升级 将努力保护市民生命财产安全
苏宁收购家乐福通过反垄断审查
摩根大通减持中国财险(02328)1029万股 每股作价8.88港元
意媒:判给默滕斯点球的主裁和VAR裁判将被停赛
中国自贸区总数增至18个 沿海省份已全是自贸区
杭州将于年底前全部取消沿街商铺垃圾桶
10券商因股票质押回购踩雷 控股股东信用风险需缓释
收割市场?美团重启共享充电宝
高空抛物条款首修:欲破“连坐”难题 明确谁侵权谁担责
美网巴蒂三盘逆转进次轮 斯托瑟遭横扫止步首轮
伟才教育2019半年报 营收下降23.71%
赛晶电力电子(00580)8月26日斥82.22万港元回购81.4万股
安徽律师吕先三“涉黑”事件调查:检察机关三次不批捕
罗马尼奥利:点球没判改变了AC米兰比赛走势
美国第三季度商业投资似乎举步维艰
赛晶电力电子(00580.HK)8月26日耗资82.22万港元回购81.4万股
共享单车盈利暗战 线下运营比武
球员盟友与球队噩梦:足坛最具争议的人是他
齐屹科技(01739.HK)8月26日耗资9.73万港元回购3.95万股
北京发布便民店提升计划 特色小店将获租金减免支持
破局在线教育 智能硬件加速跑
诺坎普西甲赛场初亮相双响 格子是21世纪后队内首人
太平洋网络(00543.HK)上半年纯利增长42.1%至7602.4万元
西媒曝马竞妖星缺席训练 或接近加盟AC米兰
北青报:“默许”进口少量境外新药凸显以人为本
克洛普反对超级联赛:连续10年看利物浦vs皇马?
好孩子国际上半年总收益增加0.2%至44亿港元
香港特区政府多部门:暴力行径无法无天 支持警队严正果断执法
俄罗斯公布欧预赛大名单:戈洛文领衔 久巴在列
康宁医院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24%至5206万元
美网巴蒂三盘逆转进次轮 斯托瑟遭横扫止步首轮
山西汾酒上半年实现营收逾63亿元 创上市以来中期业绩新高
协合新能源(00182.HK)订立两份融资租赁安排 涉2.9亿元
主要产品降价20% 锐科激光上半年增收不增利
协合新能源(00182.HK)为河南风电场项目采购价值1.74亿元的风力发电设备
德国经济衰退近在眼前!商业景气指数跌至近7年最低
美网锦织圭收退赛礼晋级 伯蒂奇遭00后小将爆冷
宁波交投另结“新欢”ST围海控制权转让终止
协合新能源(00182)拟1.74亿元采购一套风力发电设备
东方通上半年营收、利润齐涨:手握多个中标项目 与华为等展开更多合作
久保建英租借马洛卡后 皇马决定留下罗德里戈
美网锦织圭收退赛礼晋级 伯蒂奇遭00后小将爆冷
卡姆丹克太阳能(00712):“4合1”并股及更改每手买卖单位将于8月28日生效
恒指大跌再逼近年内低位 分析师建议选保险股等
罗马官方:从未接触恩库鲁 对都灵球员不感兴趣
好孩子国际(01086)中期股东应占净利同比增2.2%至1.36亿港元
记者:尤文向巴萨推荐曼朱 拜仁多特也对其有意
富途控股发布二季报 净利同比增长超过120%
家家乐2019半年报 净利润大幅增长163.36% 营收1.31亿
医药板块逆势上涨 A股昨日尽显韧性
索尔斯克亚:如果有合适的报价 桑切斯可能离队
易动力2019半年报 营收大幅下降91.43% 净利润-562万
罗马开局遭重创 官方确认大将或休战2月
好孩子国际(01086.HK)中期纯利升2.2%至1.36亿港元
国米旧将:为伊卡尔迪着想 旺达该从屏幕中消失
协合新能源(00182)与中信金融租赁订立融资租赁安排
意媒:经过高层允许 AC米兰将重新使用433阵型
美图的新故事:广告业务担纲营收主力 付费订阅增长超6倍
众安在线上市以来首度盈利 上半年净利近1亿
美网巴蒂三盘逆转进次轮 斯托瑟遭横扫止步首轮
晒菲尔波五指照被质疑缺乏尊重 巴萨官方致歉
绿城终止收购百年人寿股权 奥园有望晋位第一大股东
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332.02% 科融环境:战略转型 以服务雄安为新起点
美网锦织圭收退赛礼晋级 伯蒂奇遭00后小将爆冷
德弗雷尔接近加盟卡利亚里 奥尔森可能加入交易
西班牙人官方宣布签下新前锋 上赛季西甲34场9球
纳川股份净利暴增1408%背后:锂电项目入手不到一年就找下家
继续亏损!富阳2019上半年营收同比下滑54.5%至678万元
意著名医学专家:米哈伊洛维奇的回归是个好兆头
罗马尼奥利:点球没判改变了AC米兰比赛走势
品牌重建?361度2019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9.7%至3.67亿元
腾邦国际: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局将成为公司实控人
瑞港建设(06816)中期净利跌77.2%至699.5万港元
球员盟友与球队噩梦:足坛最具争议的人是他
名记:先租后买 莫斯科火车头接近签国米中场
爱尔眼科拟收购眼科医疗集团ISEC股权
江南集团(01366)拟折让13.8%按“2供1”基准发行20.39亿股

相关新闻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